碎子

在图书馆学习呢,经过对面那个小哥哥的桌子,看见一面清秀的日文,一下子开心了起来,好想搭讪,又好害怕。

今年的最后一张自拍啦,希望掉了眉毛能长回来,该学习的时候能用点心,家人朋友都身体健康!

一年没回过家了,大街上的面目,店铺的霓虹灯,都显示着这座小城变得更加新潮热闹。
爬楼梯的时候,一楼、二楼……五楼,每上一层脑海里就会想起曾经八年数着楼梯上下的日子,哪一户人家让我害怕,哪一户人家让我羡慕……
回到家里,一件件老旧的家具散发着许久没人住的气息。破解的地砖,透明胶久置后产生的黑色黏块,斑驳的墙面,一切都陈旧得仿佛一碰就会化成腐朽的灰。
真是奇怪,明明该是阳光向上对世界充满好奇的年纪,为什么现在却一副心理阴暗颓废自卑的样子呢……

E

  只有过一次,应该可能大概也许算是恋爱的经历吧?我可能是个很矛盾的人,一边想要有人陪,一边却又总是嫌弃别人,只懂得孤芳自赏。
  真的难得,从来没有人对我如斯,就连看着因为恋旧而截的聊天记录都会开心得笑起来。是我没有这个福分,不够成熟,幼稚又冷漠地说出那种话然后点下删除。
  能够大胆一次吗,在谁都不认识谁的网络上说一句,陈鹏,我喜欢你。

621语出扰人

嘿酱:这家店的帽子买一送一,买二送二哎!
boom:那九头虫应该买几顶帽子呢?
嘿酱:五顶吧~
boom:多了一顶怎么办呀(๑˙ー˙๑)
嘿酱:可以送给我戴呀~( ̄▽ ̄~)~
boom:你让他的老婆怎么想呐!
嘿酱:……